第三天早餐在飯店吃。此行每天早餐都是在飯店吃,後面就不贅述。德奧飯店每天早餐都供應一種圓形麵包,外表酥脆略硬,內部鬆軟。不知是怎麼烤的,每家的麵包都好吃。若在台灣,外表硬的大概裡面也是一樣硬,而且作不到那種酥脆口感。

中午在新天鵝堡附近的「中國飯店」吃中式餐,這頓飯比起昨天中午好多了。還見到幾位來自中國的客人進來用餐。

下午遊新天鵝堡。冬季積雪,上山小巴停駛,大家樂得每人花5歐元坐馬車上山,只是可憐那兩匹老馬要拖著十幾個肥胖臃腫的遊客,真怕牠走著走著會掛掉。回程則可漫步輕鬆下山,沿途欣賞雪林暮色。

在古堡入口處買明信片,每張0.3歐元,寄回台灣郵資1歐元。山路上就有一個小郵筒可寄。新天鵝堡內外之美就不必我形容了,總之,值回機票價!在堡內庭院排隊準備進入宮室參觀時,竟然被門架上一大坨滑落的鬆軟積雪朝我頭及肩膀砸下,實平生數十年從未曾有之經驗,只能說---「爽」!

晚上住進福森(Fussen)的HOTEL HIRSCH旅館並在內用晚餐。這家旅館是將近百年的老店,典型的ART DECO裝飾性風格設計,古樸雍容。每間房間格局、大小都不同,惹得大家輪流去別人家參觀,看有什麼設備是我家沒有的,順便比較房間大小。有的房間竟然有夢幻窗台,有的擺了夢幻大床,我那間則是在小走廊掛一對夢幻紗簾,也不知有何用處?

晚餐是典型歐陸三道式西餐。第一道湯還是鹹湯,第二道主菜是鮭魚排,第三道甜點是優格上加奶油,結束。同時又喝了特製黑啤酒及小麥啤酒,好喝!也是不苦!

歐洲飯店房間內一般並無供應熱水,我從台灣帶了一支電湯匙來,但是電壓不對,昨天就燒壞了,故晚餐後岀門逛街,除瘋狂採購外還在雜貨商場買了一個正宗德國製電鋼杯燒水壺,才9.99歐元。插頭一插只要40秒左右就可以聽到水發出司司聲,約不到3分鐘一大壺水就開了,燒開水於無形,真是煮熱水的利器!是居家旅行必備的良品阿!德國220伏特電壓果然威猛有勁!後來好多人都來跟我借這支燒水壺。

在某超市除了買巧克力、水果茶包之外,還買了一盒冰淇淋。雖然外面已經地凍天寒,可是對於德國冰淇淋實在好奇,非得弄一盒來試試不可。文字看不懂,看圖片,選了百香果口味。回旅館打開來吃,嗯,充分又扎實的百香果味滿溢!偏酸不會太甜!感覺就是百香果自然原味。在台灣從來沒吃過這種感覺。

第四天離開福森離開德國進入奧地利,抵達因斯布魯克,中午來到一家日本旋轉壽司店,店內坐滿滿都是當地市民。可我們吃的不是旋轉壽司,仍是正宗六菜一湯的中式餐,因為老闆是正宗華人。聽說最近德奧年輕一代人開始流行吃壽司,通常日爾曼人有點頑固,老輩人更頑固,在吃之一途很難去接受異國風味,然而時代改變,新一代日爾曼人開始世界化、開始懂得變通,也願意接受異國文化了,例如壽司。雖然開的是壽司店,但是廚師的中菜還是燒得好。飯飽後走岀門來,發現窗上貼了當地報紙訪問此店老闆的報導,滿滿一半版面,可見此店美食已為當地人認可。

下午前往提洛山區參觀農家。終於見到阿爾卑斯的少女,以及她的阿媽、媽媽及弟弟。農家建築竟然是主人住家與牛豬雞羊等家禽家畜同住一屋簷下,故味道特別濃冽!然久之亦不覺其臭。農家招待我們吃手工餅乾及麵包,幾乎是無限量供應,還有自釀水果酒。此酒乾淨透明如白開水,但一入喉有如高梁般燒入食道,乖乖!酒精度達到40%!它根本就等於高粱嘛!可是它比高粱醇爽,卻也沒有高粱那股特有香氣。忘了問是用何種水果釀造。我們拼酒團團長-酒國女英豪竟然一小杯一小杯拿來乾,太可怕!我捧個場買了一小瓶大約300~400CC左右,要5歐元。

晚間抵達薩爾斯堡(Salzburg)。晚餐在台灣人開的「六福飯店」吃中式餐。老闆風趣幽默,還奉贈每桌炒米粉一大盤,規定我們一定要吃完,不吃完不行。餐廳生意特好,後頭好多團幾乎同時擠進來,差點連站的位置都沒有。有一團都是國中生模樣可愛又生嫩的小弟弟小妹妹,一問之下方知是從台灣來此參加溜冰比賽的小選手,出國比賽,風光!所以我們趕快吃一吃趕快滾蛋,以便讓位給餓肚子的小選手們。

下榻飯店位於機場交流道旁,雖設備新穎,然飯店內部空間動線詭異,猶如迷宮,通道雖然乍看四通八達,然通道上的門有的上了鎖,有的只能進不能出,走在其中容易迷路碰壁如白老鼠。等我終於弄清楚路徑,已經睡過兩個晚上就要離開了。當晚在拼酒團團長酒國女英豪號召下,集合團員們拼酒轟趴,國軍長官張少校貢獻一瓶在福森買的2公升紅酒僅在30分鐘內就幹光,接下來只好喝熱水果茶,但喝茶也可以喝得很high,亦平生難遇。

第五天前往湖區遊聖沃夫岡湖、哈斯塔特湖,中午在哈斯塔特湖吃鱒魚餐。前湯是一碗牛肉丸子湯。生菜沙拉好大一盤,吃不完,且裡面的生菜們都很陌生。主菜是鱒魚。鱒魚餐普通,但是哈斯塔特湖畔村落美得讓人心悸,我曾經收過朋友寄來附有它風景照片的email,美得好似油畫,此刻冬天雪景又添一分蕭瑟。有團員說她會參加這個團完全是衝著這個景點來的。(而我則是衝著便宜團費來的)

下午回薩爾茲堡逛市區,晚餐自理。實則逛街都不夠時間了,哪有空找餐廳坐餐廳?隨便就地找了個路邊攤吃熱香腸、沾芥茉醬、配麵包(此攤的麵包係隨意自取)。一般紅色香腸較鹹,白色香腸較淡,台灣人比較能接受白色的。我看當地人都是以麵包夾香腸吃。路邊攤的香腸已經夠好吃了。






創作者介紹

大自在軒藏書誌 by 苦茶(coolchet)

coolche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