搬家時此文忘了搬過來

現在原文照錄

但是暫時省略配圖及聯結

 

這篇文章早在1年前就該寫了,但是一直拖著沒寫,因為,文章會提到我的日文老師和他的著作。學生對於老師,豈能任意褒貶?當學生的,除非天縱奇才,否則程 度必定遠不如老師,老師學問上的優點及缺點,豈是小小學生們所能了解?所能評論?我是這樣認為。而且以文章臧否人物,若講好聽的,他人不見得聽得進去,想 說這必定是學生拍老師馬屁;若講難聽的,他人也可能惱火,想這學生不過幾斤幾兩?憑什麼批判老師?在這樣多重顧忌下,也就把寫此文的事擱下。

最近摘錄日文雜誌《一個人》內容,又抄又寫,搞得煞有介事。有書友用既羨慕又懷疑且誇張的口氣問:「好棒!你懂日文阿?」事實上,我哪裡懂日文?頂多知道 一些皮毛。只不過為了這些皮毛,著實也花了不少光陰,下了一番苦功。追本溯源,最主要還是感謝教導我的日文老師。正巧最近老師又出版新的著作,我想,正式 介紹老師的時候到了,那麼就藉機來報告我這兩年來跟隨老師學習的歷程,並且介紹老師的人與學問。

2007年1月初,去日本京阪神一帶玩了4天3夜。扣除頭尾兩天搭飛機,第2天跟團遊京都、大阪市區,第3天則是完全自助遊神戶。自助遊那天以及其他自由 活動逛街時段,不管問路、交通、購物、用餐等等都發生了一些語言溝通相關的小插曲,讓我心中起了些許感觸:是不是該多懂一些日文、日語比較好呢?雖然,不 懂日文日語並不影響日本自助遊的樂趣、、、。

回台灣後,看到網路上幾位師友(以宅神龍貓大王及小美先覺為例),並非日文系出身,也不是日文從業人員,卻看懂日文,可以掌握第一手日文資料,講起日本流 行現象、影視綜藝、動畫動漫、藝術文化都頭頭是道,讓我這個只知道搜尋二手資料、靠漢字猜內容也可以寫文章的人很汗顏。經此多重刺激,我想,荒廢多年的日 文,程度不能只停留在五十音,應該再次提升,務必要能讀懂日文資訊才能在「江湖」立足!

這時候想到對語文頗有天賦的辜振豐老師,他明明是讀英美文學出身的,卻可以自學學會日文,每年都要去神保町搬日文書回來,於是我向辜老師請教學習閱讀日文之法。

辜老師說:「雖然你先天骨格不佳、後天失調,年紀又老大,然而見你求道之心旺熾,我介紹一位老師給你,跟著他好生努力學習,將來若奇功煉成,機緣到時,或 許可以提攜你當個書僮挑夫,陪老夫同往東瀛神保町朝聖取經,雲遊耍子一番(以上為設計對白,敝人最近在讀《江湖奇俠傳》,一時被劍仙上身)。」一聽是辜老 師親自推薦的明師,心中大喜!於是透過辜老師,我和這位日文老師聯絡上,不久就去他的班插班上課,每週只上一個晚上。

老師姓周,自稱「明智 周」。周老師是一位奇人。台大數學系畢業,研究所讀經濟系法學組(?),因地利之便,常在公館明目書店混,因此認識辜振豐老師,並加入辜老師一夥人成立的 讀書會(據說讀的是古時候會殺頭的資本論、馬克思思想),受辜老師潛移默化,開始研讀日文,越讀越有心得,更勝過先前修讀過的英文、法文、德文,從此人生 悄悄轉向。退伍後,打消原預定往歐洲深造計畫,苦讀日文,成功申請到日本交流協會獎學金,前往京都大學攻讀博士班,沉浸日語世界裡繼續深入研究日文與日 語,練成聽說讀寫的功力,最難得的是在他心中已形成一套研讀日語文的獨創系統。

完成學業回到台灣,考量就業問題,老師對於老本行經濟學已經看透,知道可能會有侷限,不想再鑽進去,更不想被困在學院內。他反而對如何教人們學日文這件事很有興趣。於是翻譯文宣、編寫教材、開班授徒、傳遞理念,也受聘到社區大學、某些出版集團擔任老師或顧問。

辜老師介紹周老師給我時,周老師正在新生南路某家餐廳裡,租了一個包廂小廳,開設一個私人小班(學生大約5、6名左右)。我去報到時,已經落後兩三個月, 動詞變化差不多教完了。老師說:「沒關係,你學過五十音,又有一點微薄基礎,把前面的教材拿去自己讀吧。」接過講義,我納悶,自己讀?行嗎?就憑我這點程 度?半信半疑。

我學日文始於大學時期。利用某年暑假在敝校城區部上過一期短期入門班,只學了五十音及鴻儒堂版東京外國語大學附屬日本語學校編的《日本語(1)》前12 課,才學到動詞變化就遇到瓶頸,難懂難記,剛好課程至此結束,學習也跟著結束。暑假過後開學,忙著K(?)本科課業,升上高年級後又專注於研究所考試及預 官考試,沒有繼續研讀日文,久而久之,句型及課文全忘了,只記得平假名五十音(片假名則常常搞錯),入社會後,就靠這點家底「招搖撞騙」。這就是我的程 度。

老師當學生的時候也曾經上過某大型日文補習班。但是只上了3個月,受不了那種教學方式,就翹課了,從此完全自己讀。經過他的研究,台灣社會上這種傳統的日 文教學法是「建基於文法學者的理論系統」,循序漸進,中規中矩,著重會話演練,比較適合已經住在日本而不懂日文、不懂漢字,並且每週都可以接受密集訓練的 老外。而台灣的學生並沒有日文日語環境,沒時間密集上課,也不見得人人都是為了留學,而且大家都懂得漢字,實在沒必要跟著傳統教材繞一大圈來學日文。因此 老師基於自己苦學日文的經歷與多年研究心得,建立一個教學體系,編出一套嶄新的且適合初學者的文法教材。

老師的教材很奇特,它的章節編排不同於一般通用的傳統日文教科書,而是自成一個有組織的系統。把先前未上到的講義帶回家自習,讀著讀著竟然也能自通;像我這樣半吊子學生半途插班上課的,也可以把新課程吸收進去,可見他的編寫法確實獨到。

舉例來說,一般日文教科書,幾乎是從「私は學生です。」這種句子開始,但是老師的教材是從「私が學生だ。」開始。老師的觀念是,「です」型是客氣文體,算 是比較複雜的變化,初學者還是該從基本的、普通文體的「だ」型開始學起。結果在他的教材編排上,要一直到第17章才學到客氣文體的「です」、「ます」型。 這種觀念是我前所未聞的。

(未完,待續)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
大自在軒藏書誌 by 苦茶(coolchet)

coolche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